归档

Home / yaboAPp / 张艺谋最近有了新身份

张艺谋最近有了新身份

  9月6日,北京电影学院2022级新生开学典礼在该校北京怀柔校区举行。作为北京电影学院校友,张艺谋出席典礼并出任该校特聘教授。在现场,北京电影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胡智锋为张艺谋颁发聘书。9月9日下午,“北京舞蹈学院聘请张艺谋先生作为荣誉教授仪式”在张艺谋导演工作室举行。

  三天内,张艺谋连续受聘两所高校。在卸下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的重担后,老谋子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精力用于培养后备人才。正如他在对新生的寄语中说,“你们代表了中国电影未来的新生力量,你们代表了我们的未来”。

  在今年北京电影学院的新生开学典礼上,张艺谋回忆起自己当年入学的画面:“44年前,1978年的时候,也是在这个季节,我们入学,那确实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

  1978年,28岁的张艺谋破格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学习。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农村和纺织厂蹉跎十年光阴。18岁高中毕业后,张艺谋到陕西乾县乡下插队,他被分到饲养室,平时主要负责喂猪和喂牛。

  插队劳动3年后,张艺谋进入当时的咸阳棉纺八厂,当起了纺织工人。在棉纺厂,张艺谋爱上了摄影。他和当时的女友肖华一起攒钱,攒了两年,终于买下一部海鸥牌相机。

  张艺谋拿着这部相机,拍下了不少作品,这些作品也成为日后他得以被北影录取的重要缘由。在北影学习4年,这些高考恢复后第一批进入到高校学习电影知识的年轻人们,开始陆续走入工作岗位。那时他们还不知道,中国电影的新时代大幕已然拉开,而其中的一些人会在未来收获一个集体名称——“第五代导演”。

  和有些同学毕业后直接进入北影厂等大厂不同,张艺谋被分到遥远的广西电影厂。出发去广西前,和他一起的何群还抱怨道:“没上大学还住在北京,上完大学倒充军十万八千里之外,一不小心就到了越南。”

  后来的故事充满“塞翁失马”的意味。在广西的张艺谋,反倒迎来一次关键的机会,得以让北影学到的本领线月,西影厂破格批准以张军钊、张艺谋、肖风、何群这四个应届毕业生为主体,成立全国第一个“青年摄制组”,拍摄《一个和八个》,张艺谋担任摄影。

  面对如此难得的机会,张艺谋也没有辜负。这部电影在后来被视为中国电影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影片,也是“第五代”电影人的第一部作品。

  凭借在《一个和八个》拍摄过程中大胆的镜头运用,作为摄影师的张艺谋在业内大放异彩。一年后,广西厂老厂长韦必达又高薪挖来了陈凯歌,让他和张艺谋搭伙拍摄《黄土地》。这部影片让张艺谋彻底名声大噪,为他赢得了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摄影奖等海内外大奖。

  张艺谋就此迈进国内一线电影摄影师的行列,可他的志向并不满足于此。日后陈凯歌回忆,在拍摄《黄土地》时,他对张艺谋说:“艺谋,在咱们82届153个同学中,有一点数你最强烈——心比天高。”

  拍《黄土地》时,张艺谋在陕西认识了当时西安电影厂厂长吴天明。这位年轻的领导,非常看好张艺谋。不仅将其借调到自己厂里,还把张艺谋破格提拔为导演。如愿成为导演的张艺谋,开始拍摄一部名为《九九青杀口》的片子,而吴天明更是塞给他3万块钱,让他去种拍片需要的高粱地。这部片后来改名——《红高粱》。

  1988年,《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上斩获金熊奖。这是中国电影人首次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获得最高奖,一位中国电影大师就此从黄土地与红高粱之中走出。

  从《红高粱》开始,张艺谋的作品可以说“拿奖拿到手软”。此后十多年,他陆续拍出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活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等影片,屡屡斩获各种国际A类电影节大奖。

  从影44年来,张艺谋的作品被业界认为向来稳定。近两年,已经年过七旬的“老谋子”坚持输出作品。《影》《悬崖之上》《一秒钟》,以及2022年春节档的《狙击手》,在豆瓣上仍然都有7.5分上下的评价。

  北京时间2022年2月4日晚,北京冬奥开幕式惊艳世人。这是14年后,张艺谋再次挑起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的大梁,成为世界首位“双奥”总导演。

  当时正值他导演的《狙击手》在春节档上映之际。但是和冬奥相比,张艺谋此番对于电影宣发投入的精力几乎为零。

  这显示出他对于执导电影和奥运会开幕式截然不同的态度。他曾坦言,在自己一生的创作中,奥运的分量远重于电影。

  “首先还没有一个导演能有这样的机会,两次执导奥运开幕式。电影是职业,但奥运会是不可比的。其次,电影有时候是个人的,个人有感而发,按个人喜好去选择。而奥运会,从做这件事的第一秒开始,你的身后是国家,是全体中国人,你有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所以代表的不是个人,成功也不是个人的成功。不知道多少人的心血,才获得那一晚上的璀璨绽放,这个意义完全不同。”

  张艺谋在两次奥运开幕式上的呈现,是其职业生涯中最独特的经历,这是每一个导演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

  2008年北京奥运筹备期间,一共有13家团队进入开幕式最终角逐。除张艺谋团队,李安、陈凯歌也位列其中。奥组委的会议讨论得很激烈,九个人里有三四个明确表态,认为张艺谋不行。

  但陈述结束,张艺谋团队的项目平均分数还是最高。最终,张艺谋坐进了贴着“祖国利益高于一切”标语的办公室。纪录片《张艺谋的2008》里,张艺谋说:“如果砸了,那就是人生最低点。”

  或许是当年筹备开幕式的压力过大,使得他后来对于收获“国师”这个响亮的称号,并没有太多骄傲,只是感到轻松。“这个词招人恨啊”。他曾对《张艺谋的作业》的作者方希说,“我真没想过自己成了个什么‘国师’,好像就真了不起了。都没有。我只觉得,阿弥陀佛,没弄砸。”

  2008年8月8日晚,张艺谋团队靠着击缶而歌、29个巨大脚印、活字印刷“和”等创意构成的恢弘巨制震撼了全世界。有外国观众评论,“那是我人生中在电视前最精彩的四小时”。

  等到2022年立春当晚的北京冬奥开幕式,这一次张艺谋不再采用“人海战术”,以一种简约而灵动的思路,再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美学。而“历届奥运会最小的主火炬”,在张艺谋看来,“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它传达的低碳环保的理念是如此清晰。此后的奥运会,如果想做一次低碳环保的实验,请参照北京冬奥”。

  多年来,“压抑”一直是外界评价张艺谋的常用词之一。对此他本人曾回应:“我进工厂算特招,进工艺室算借调,上大学是破格,我好像从来都是一个编外的身份,一个不那么理直气壮的角色。除了我的家庭背景之外,这也是我压抑的原因。”

  如今,“压抑”的张艺谋接连成为高校的特聘教授,让人对其未来在新人培养上有更多期待。其实他对于新人的大胆起用,多年来一直有迹可循。从章子怡到周冬雨,再到最新的刘浩存,“谋女郎”的由来就是最好的例证。

  在最新作品《狙击手》中,主演更是几乎清一色的新面孔。在这部电影开机前,为了寻觅合适的年轻演员,张艺谋用半年时间,到全国各大艺术院校表演系中一遍遍筛选理想的演员。

  找到合适的演员后,张艺谋又对他们做技术集训,还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让他们看大量的战争故事和当年的历史资料,请来很多抗美援朝战斗英雄给他们讲课。

  “老谋子”对于后辈的扶持,同样体现在对于女儿的鼓励上。《狙击手》的另一位导演张末,就是张艺谋和前妻肖华的女儿。张末高中时在美国读书,原本她想做一名建筑设计师,可是当她发现这份工作和理想中不一样时,她也感到纠结。最后是张艺谋的一番话,让张末决定去报考纽约大学电影学院,成为一名导演。

  “很多人问我作为张艺谋的女儿,又女承父业,有没有压力,我觉得倒没有。我觉得更多的是鼓励,其实我看到他是一种动力,我有那么好的一个榜样,我有那么一个优秀的父亲,我那么为他骄傲。但是我们俩肯定是不一样的个体,我们的东西肯定都是不一样的。”后来,在谈到父亲的影响时张末说道。

  2013年底,“张艺谋超生事件”曾引发广泛关注。他和妻子陈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二人相恋于1999年,共育有三个子女。后来无锡市滨湖区人口计生局查实:张艺谋、陈婷生育的三个子女均属非婚生育,均未取得计生部门批准生育的证件。最后,张艺谋被罚款748万元。

  陈婷是张艺谋第二任妻子,而张末是他和前妻肖华的女儿。1978年,还是纺织厂工人的二人领证结婚,十年后离婚。同一年,肖华开始写自传——《往事悠悠》。她在书里写道:“毫不避讳地说,我对张艺谋的爱是真诚的,他过去对我的爱也是真诚的!我和他相恋相知相结合,相携相伴走过了二十二个年头,我过了二十二年真正的生活,这才是一种真正的舒展和洒脱。”

  在自传最后,肖华说:“别了,张艺谋,我和女儿衷心地祝愿你迅速地穿过高粱地,奔向更辉煌的前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Previous Post

    今日足球:尤文图斯vs罗马 布伦特福德vs埃弗顿

  •  
    Next Post

    南安普顿体量甚至输纽卡 赛季初排名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