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

Home / yaboAPp / B费专访:在动荡的曼联踢球是一种什么体验

B费专访:在动荡的曼联踢球是一种什么体验

近日,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接受The Athletic记者Adam Crafton的专访,期间这位葡萄牙球星谈论了自己这些年与曼联队友的相处之道,以及他在三位曼联主帅麾下踢球的感受。

曼联在本赛季英超第二轮比赛中,时间刚到35分钟,他们已经0-4落后于布伦特福德。

新帅滕哈赫的带领下,曼联曾在季前赛中给球迷带回足够的信心,但赛季首轮主场对阵布莱顿的比赛,立马又将他们打回了原型。紧接着,曼联又在西伦敦遭遇了噩梦般的上半场。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你可以在球员之间,球迷之间,在整个现场的氛围中感受到它,似乎一切都回到了过去。”

“每个人都感觉丧失了信心。每个人都有点找不到状态。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是‘过去的阴霾’又回来了。”

“对阵布伦特福德就更糟糕了。我们一开始就丢球了。突然间,你能看到整个球队充斥着负能量,信心也跌到了谷底。”

当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提到“过去的阴霾”之时,每个曼联球员、工作人员和球迷应该都能明白他的意思。这是关于上赛季的痛苦折磨,关于索尔斯克亚的离开和朗尼克的到来,关于赛季末的英超客场六连败,还有六次在英超中输对手四个球。

他继续说:“信心可能不意味着一切,但似乎也是一切。当你得到队友、教练和球迷的信任之时,这真的很重要。因为有时候在球场上,当你错过一次传递时,所有人都……”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脸垮了下来,低声叹气,就像球迷们在曼联传球失误之时所发出的叹息。

“在那一刻,你能感受到。但当你错过一个传球,并迅速做出反应之时,你会发现球迷们很欣赏它。所以对我们而言,这关乎于我们有能力做一些事情的信心。”

“当我谈到‘过去的阴霾’之时,意思是我们在过去觉得,每次我们错过一次传球或者别的什么,我们让别人失望了,所以你的失误变得更多了。相反,你必须认为‘我必须试一试’。”

“我知道这一点,因为我已经出战过400多场比赛。我有过糟糕的经历,也有过很棒的比赛。重要的是,要了解自己在哪些方面做得很好,然后继续坚持下去,摆脱对自己表现的怀疑。”

目前,球迷们对曼联的疑虑,其实正在慢慢减轻。本赛季到目前为止,曼联已经取得了四连胜。虽然没有人会得意忘形,但包括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内,很多人都认为滕哈赫的到来为球队注入了新的信心。

“首先,他有一个想法。”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他有自己的风格。你必须遵守他的规则。他在这方面很严格。但我挺喜欢他为球队带来的纪律性。我认为这是过去我们所缺乏的。每个人都必须达成共识。”

“这是瓜迪奥拉和克洛普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因为他们在球队已经获得了稳定的局面,他们有选择转会策略和组建球队的方式,这对他们获得回报非常重要。”

“我看到主教练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不想仅仅为了引援而引援,我们想要为我们想做的事情引进合适的球员。这是球队所需要的。我们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他需要时间来充分发挥自己的足球理念。我相信和他在一起,我们会成为一个团队,每个人都在同一战线上。”

与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见面,会让你意识到这位曼联球员远不只是社交媒体上人们谈论的焦点。

根据他的前队友马塔曾说,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有“足球病”,而他在与TA记者交流的90分钟里,确实很容易让人感受到他对足球的痴迷。他说话的方式,他对问题的剖析和阐述。他能让人想起具体的例子来支持他的论点——这些都是他在沟通方面的闪光点。

现在,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可谓是曼联的“老臣子”之一了。当马奎尔在本赛季没有首发之时,这位葡萄牙球星会戴上队长袖标。他是球队领导小组的一员,其他成员还包括德赫亚和汤姆-希顿(按照费迪南德的说法,希顿也是更衣室内的重要人物)。

滕哈赫治下的曼联发生了什么变化?索尔斯克亚被解雇之时,你是什么感觉?朗尼克治下的曼联出现了什么问题?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对裁判抱怨太多了吗?当C罗没有比赛的时候,是否可以说他表现得更好?加盟曼联之前,他是否真的差点儿加盟热刺?为什么他会在4月——曼联在英超表现最糟糕之时——与球队签下一份新合约?

不过,由于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最近一直在忙着为家人庆生,所以最近他将场外时间都放在了家庭之上。

9月8日,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迎来了自己28岁生日,而他的儿子冈卡洛(小儿子)也在这段时间迎来了自己两岁的生日。

在家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就是一个“凡人”:他是安娜的丈夫,冈卡洛和马蒂尔德的父亲。安娜首先与他一同搬到了乌迪内斯,并在那里和丈夫一起自学了西班牙语。而如今在曼彻斯特,只要没有其他事情,都会去主场观看曼联的比赛。

如果时间允许,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会给孩子们读睡前故事。然后,他说,自己会在吃晚饭的时候看一些葡萄牙新闻。但新闻往往充斥着悲伤和悲剧,所以很快就会切换到足球频道。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还说,母亲曾开玩笑说自己知道他会成为一名球员,因为在她怀孕期间,他“一直在踢”。

他说,自己五岁的女儿在三岁之时曾一度对足球感兴趣,但现在她更喜欢唱歌和跳舞。“但从一月份开始,我的小儿子就开始踢球了,现在他整天都在踢球。他在家里有个小球门,他总会打电话和我说,‘来踢球呀’。现在他连《汪汪队》都不看了!”

在去学校的路上,小儿子总是要求听《魔法满屋》的主题曲。那首《我们不谈布鲁诺》可能不少父母都听过。

好了,在结束关于家庭的话题之后,我们是时候聊聊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与足球的故事了。

2020年1月30日,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从葡萄牙体育以4700万英镑的价格加盟曼联。算上附加费用的话,这笔转会的费用最终可以达到6770万英镑。而在他加盟曼联的前一周,曼联主场0-2不敌伯恩利。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曼联的首秀,他们主场0-0战平狼队,排在联赛第六位,落后于升班马谢菲尔德联,落后第三名的莱斯特城14分。然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到来,可谓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凭借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个性和技术,他将曼联从困境中拯救了出来。在受疫情影响的那个赛季里,索尔斯克亚的球队没有再输过一场联赛。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出场14次,攻入8球,帮助曼联超越莱斯特城和切尔西等球队,拿到英超第三名,收获欧冠席位。

在效力曼联的首个完整赛季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各项赛事中攻入28球,帮助球队拿到联赛第二名,并杀入欧联杯决赛。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指出,英国权威人士通常说,海外球员可能需要“一到两年”来适应英超,并引用了阿森纳签约尼古拉斯-佩佩的例子来做比较。

“初来乍到的佩佩表现并不理想,每个人都在说‘他还需要适应’,但当我表现糟糕的时候,他们会说我是在抱怨或者没有专注于比赛。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这样的批评意味着我已经准备好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对我的要求这么高。”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将自己的强壮身体归功于儿时在葡萄牙的经历。十二三岁之时,他就和父亲、哥哥的朋友们一起踢球。那都是一群三四十岁的人。

“我父亲不让我一直踢球,因为当你年轻之时,你会想做一些技巧性动作,当你和年纪大的人比赛,他们会‘侵犯’你。我爸爸也会踹我,他很强壮!在足球的世界里,总有人比你年长,或比你更加经验丰富。你要变得比他们更聪明,用你的‘武器’去击败他们。”

作为一名10号球员,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总是这样看待自己。他能在高压之下找到进攻空间。他说:“关于找空当位置,有时候是寻找没人发现的‘隐蔽’区域,如果他们死盯着你的时候,那么会给其他人创造出更多的进攻空间。”

他说:“通常情况下,我称之为‘裁判区域’。因为没有人会在意裁判的位置。有时候,这是教练对那些边路球员的要求,或者是对那些内切边锋的要求,还可能是对那些想要后撤的前锋。当然,这些区域并不相同,比如反击的时候。”

“这也取决于裁判执裁的方式。比如,迈克-迪恩就喜欢在中路跑动,这可能对他来说能更好地观察比赛,但对我们这些10号球员来说,这并不是我们要去抓住的区域,所以你必须找到你可以去的位置。”

这似乎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战术,但评估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上一场英超比赛的表现(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他似乎有几次就是跟着保罗-蒂尔尼的移动来摆脱盯防……

在这场曼联3-1击败阿森纳的头两粒进球中,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基本上就是在裁判控制的区域内获得控球权。

效力葡萄牙体育的那段时间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出场137次,攻入63球,并在两个赛季拿到联赛最佳球员称号。

2019年8月,热刺曾希望签下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但他们的报价并没有打动葡萄牙体育。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回忆道:“显然,我希望去英超踢球。波切蒂诺是我愿意效力的主教练。虽然报价看起来还行,但葡萄牙体育还是尽力留住了我。”

“主席和我进行了深入交流,但他谈话的日子选错了。那是他们拒绝热刺报价的第二天。我真的很生气。幸运的是,主教练在正确的事件做了正确的事情。”

基泽尔理解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沮丧,并知道他“想去英超踢球,那是一个更大的舞台,在英超踢球是梦想,但这个梦想尚未实现”。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则回应道:“我只是决定为葡萄牙体育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2020年初,索尔斯克亚和助手迈克-费伦去现场看了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对阵波尔图的比赛。虽然葡萄牙体育1-2输掉了比赛,但索尔斯克亚仍对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有着极其深刻的印象。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一月初,我的经纪人说,‘你不用担心,因为我给你带来的任何球队,对你来说都是梦中球队。’他知道我的梦想是为曼联效力。索尔斯克亚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他真的去看了我的比赛。他看到我在对波尔图的比赛中抱怨了很多,我对他们的球员和裁判抱怨了很多。”

接着,他笑着说道:“我抱怨你所有反对我的人。索尔斯克亚看到了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这促使我转会曼联。第一天训练的时候,他对我说‘做你自己就好’。他知道我的能力,他希望我能继续扮演效力葡萄牙体育之时那样的领袖。”

一切顺利的时候,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人格力量不仅促进了队友的提升,也让索尔斯克亚的计划得到更好的运转。然而,当曼联在上赛季初遭遇不顺之时,批评者开始质疑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球场上的手势是否更多地是一种阻碍,而不是帮助。

上个月曼联击败利物浦后,一家媒体甚至表示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有些“失控”,并说他在加盟曼联之后,已经收获了8张黄牌。

那么,他是否需要进入一种特定的模式,才能在球场上表现出真实的自己呢?还是说,就像普通人一样,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有时候也无法掌控局面?

他解释道:“这就是我。你在球场上看到的是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他对比赛充满激情,他不会错过任何东西。我甚至可以在球场之外和朋友打一架。我和狼队的比赛中,对面有很多葡萄牙球员,但如果我必须和他们对抗,我会这样做。如果我必须让他们痛苦,我会的。”

“我需要它!我踢了很多平淡的比赛,没有人对此说什么。但我自己觉得不对经。我需要活力和激情。至于抱怨裁判的部分,老实说……”

“我为曼联效力,所以我知道所有摄像机都盯着我们的球员,但英超的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在水晶宫,扎哈也总抱怨裁判。因为他被犯规了,所以他对裁判的抱怨是正常的。他希望对手能被判罚黄牌!”

“费尔南迪尼奥在曼城的时候,也总抱怨裁判,说对手只会踢他!贝尔纳多-席尔瓦也是,人们认为他是一个安静的球员,但他也是那种一直和裁判抱怨的人。他可能不会像我那样紧张,但我在国家队见过,所以我知道。”

“有些人希望我这样的球员。他们有时候会拿这个开玩笑。一位裁判对我说:你总是赢球,你真棒。但当你的球队输球或者平局之时,天呐,你真让我头疼。我也想变成那样。我想让裁判感觉我一直在向他施压,一直在和他说话。”

“人们说我如何向队友消极地挥手。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那完全是一个谎言。”

“我可以挥手要求,并告诉他们将球传到哪里。但我从不会用不好的方式和他们说话。是的,如果队友没有传好球,或者没做出最好的决定之时,我会对他们大喊大叫。但这种程度的生气,很正常啊。”

这在一个高标准的环境中,确实很正常。因为整个团队都在寻求胜利之法。正是在这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那种父辈的不能显现了出来。

他解释道:“除了我自己,我不会对任何人要求更多。我总是对每个人说,‘如果你在任何时候不想和我说话,或者对你大喊大叫,或者帮助你,那么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在比赛中对你保持安静’。但之后,不要和我说,为啥没有鼓励你传球,或者告诉你要怎么做。”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引用了9月1日曼联1-0战胜莱斯特城之后,与马拉西亚的一次对话。这位边后卫“试图以良好的方式控球”,但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球场另一边有足够的活动空间”。

他解释道:“我希望马拉西亚能看看球场另一侧。他却生我的气。似乎他并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比赛结束后,我走到他面前,摸着他的头说:‘当时我喊你,只是希望你换一种推进套路。’他说:‘是的,对不起,我当时挺累的。’”

“在一些比赛中,队友也会对我大喊大叫,我是完全能接受的。我记得在对阵哥本哈根的欧联杯八分之一决赛(2019/2020赛季)中,我和马奎尔在一块。我们在防守,我尝试着控制球和对付防守球员。我丢球了,他对我喊:‘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拿住球!’我太累了,回应道:‘别喊了!’在加时赛阶段,我就走到他面前,为自己的顶嘴而道歉。”

“有时候,在比赛中,这是紧张所致,也可能是激情。可能是因为你丢球了,也可能是因为队友没有跑起来。它会变得有点狂热。但没有人觉得这样做有问题。我从来不会用不好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只有当我看到面对门将,又是二打一的情况。比如,上赛季桑乔在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攻入一球,当时他身边还有拉什福德。桑乔确实技术不错,他直接绕过了蓝军门将门迪。”

“是啊!上赛季客场对阵布伦特福德的时候,我就传球给格林伍德了。有时候,门将冲过来,你没时间看边上,必须快速完成射门。但当你带球从中线一路杀过去,队友也在身边的时候,不要告诉我,你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对于桑乔来说,情况就是这样。我说:‘桑乔,我为你的进球感到开心,但下次还是传球给拉什福德吧。’他说:‘对对对,你说得对!’”

而在那不到一个月前,曼联主场0-5输给了利物浦。索尔斯克亚的离开,似乎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比赛结束后,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和其他曼联球员一起在将掌声献给了随队客场作战的球迷。索尔斯克亚也来到了场上,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看到一些曼联球迷对挪威主教练表达了不满。他立即做出了回应,似乎在示意球迷应该把愤怒的矛头指向球员,而不是教练。

当话题转向这位前曼联主帅之时,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语气也变得柔和起来。毕竟,是索尔斯克亚签下了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并立即用“做自己”这几个字让他放松了下来。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形容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是那种关心每个人,努力让每个人快乐的人”。

他说,索尔斯克亚转移球迷的怒火,是出于本能,他解释说:“如果你输掉了一场比赛,我不喜欢有人,或者一些教练对媒体说,‘他们没有做我想做的’。在这种情况下,一定是除了问题,因为我们总是在同一个团队。”

“在输给沃特福德之后……好像有些人在嘘他(索尔斯克亚)。我不喜欢这样,因为我觉得‘为什么不这样对待我们(球员)?’我们是在球场上输掉比赛的人。那一刻,我觉得需要有人站出来保护他。我不想为索尔斯克亚背锅,而是希望大家一起来承担责任。”

“这段日子不太好过,但问题并不总是出在索尔斯克亚身上,因为他以前做过很多了不起的事情。”

“在那个时候,显然你必须把他当作一位教练,而不是一位前球员来对待。我理解这一点。在他被解雇后,球迷们表现得非常好,仍然唱着关于他的歌,感激他,仍然有1999年在巴萨的时刻(索尔斯克亚在欧冠决赛中攻入制胜球)。他是一位热爱曼联的人,你可以感受到。当他来和大家道别之时,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消息,真的很难让人接受。”

上赛季初,曼联开始与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商讨续约的事宜。他在曼彻斯特的头18个月是具有启发性的,曼联想再与他一起走五年。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那个赛季5-1击败利兹联的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同一天,2018年世界杯冠军球员瓦拉内以新援身份登场,而桑乔也替补出场。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回忆说:“那感觉就像这个赛季我们可以改变球队的势头。我们觉得自己可以做些大事。”

朗尼克在那个赛季剩下的时间里出任临时主教练,但在24场比赛中,曼联只收获了10场。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朗尼克带来了他的想法,以及他在德国比赛的习惯。但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很有效,因为每个人之间的气氛都很低落,所有的事情都很糟糕。当你处于那种状态之时,真的很难摆脱。”

“这与朗尼克无关。他尽力了。他是一个有好点子的好主帅,但它并不适合每个人。这是因为球队是有索尔斯克亚和他的想法建立起来的,然后一个新主帅带着自己的想法来了。这可能是球队的不同之处,因为每个来过这里的主帅都有不同的想法,所以他们会引进不同的球员。”

27岁之时,他曾为加盟曼联做足了功课,他希望这笔转会将帮助自己步入巅峰岁月。他说,这是他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当曼联坚持与他谈话——而不仅仅是他的经纪人——以阐明他们的愿景之时,他积极地与一支球队谈论新合约。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担心球队的未来,他认为只有一位临时主教练——而不是一个永久主教练——是一个潜在的问题。他渴望稳定,尽管他说他强求知道下一任永久主教练的名字,但他确实希望在续约之前确定。不管是谁,他都希望在他的计划中——这既是为了他的未来,也是为了球队的未来。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与球队足球总监进行了谈话,但补充说他与技术总监达伦-弗莱彻的“对话最多”。

“我对他们说,‘我在球队的感觉很好,在这里我的梦想成真了。我想为自己和家庭创造稳定,但我想要有竞争力。我想要赢得奖杯,想和最好的球员比赛。’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球队告诉他,他们需要不止一个转会窗口才能做到这一点。

“我说,‘我理解,但我将在这里工作五年,如果在其中的四年或者三年,我们为奖杯而战,与最好的球队竞争,在一支想要竞争的球队,有一个来这里留下他印记的主教练,那我可以接受’。”

“球队对此也很清楚,我信任他们。我认为我得到了回报,因为球队已经在转会市场上做出了努力。他们签下了有实力和名气的球员。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在球场上做好自己的工作。”

甚至连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也是如此,即便他在加盟曼联后送出了23次助攻,同期只有德布劳内送出的助攻要更多。

然而,也有人认为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球风并不能在风险与回报之间找到平衡点。当有人暗示,有时更容易的传球可能比致命一球更可取之时,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开玩笑般地翻了白眼。

他说:“场边看球,或者在电视机前看球之时,很容易说‘为什么不这样做?’但在比赛中,你只有一秒钟的思考时间。”

“当你控球之时,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皮球向前。想象一个中后卫将球传给我。我看到右后卫位置上的队友,我可以传球给他,但三名球员可以直接跑过去压迫这名队友。那么我应该做什么?我难道把一个‘炸弹’交给右后卫,然后说‘处理一下’?”

“我并不是真的担心这种批评。我的工作是支持我的锋线队友,‘喂饱’他们。当你有一个类似上赛季那样的情况之时,有些言论就会冒出来。”

“本赛季头两场比赛中,我的传球成功率很高,但没有人谈论这一点,因为我们输掉了比赛。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没有助攻,也没有进球,他有问题!”

“我对阵南安普顿的那场比赛取得了进球,但其实我的传球成功率很低,我并没有展现出自己的最好状态。可因为我进球了,人们就觉得‘哦,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表现得很好’。对阵利物浦,我的表现很好。每个人都表现得很好。我们赢下了比赛。每个人都在相互称赞。但我们在那场比赛中也犯了很多错误。”

“人们会说,‘他看起来不咋样’。为什么?我是球场上的球员。你不了解我的为人,也不了解我的生活方式。”

“前几天,我看了一段视频,瓦拉内被问及谁是更衣室里最有趣的球员,或者说最爱开玩笑的人,他说是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我敢肯定,大多数人看到‘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是更衣室里的小丑’这样的言论会很惊讶,因为他们不认识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是如何与其他人打交道的。”

“是的,当我输掉比赛之时,我和别人相处也变得很糟糕。我不是最好的父亲,我不是最好的朋友,因为我在伤心,我在难过。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我就是这样的。所以,回到这个问题上。如果我传球不成功,或者射门不进球,总有人会对此有意见。所以我是以我认为的,对球队和队友最好的方式在踢球。我会一直这样做。”

“当我尝试冒险的时候,是因为我认为回报会更大。我做决定不是因为我想要一个致命的传球或者助攻。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想赢得比赛。不管我进球与否,助攻与否,都是为了赢球。”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是C罗在曼联和葡萄牙的双料队友,所以有些问题必须回答。

最简单的数据显示,在去年夏天C罗回归之前,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能为球队攻入、创造更多进球。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为曼联效力的头53场英超比赛中贡献了29球19助攻。从那以后,他在顶级联赛出场40次,攻入8球。

“上赛季我的大部分助攻都是给了C罗,所以我认为这不公平。”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我只是在自己的数据方面经历了一个糟糕的赛季。我不认为这是关于C罗与我的战斗。”

“在他回归之前,我也罚过点球。但上赛季我也有两次主罚点球的机会,我都罚丢了。所以我不能责怪球队让C罗去罚点球,尤其是当他能进球的时候。”

“当我在四月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错过进球之时,是他将球传给了我,并对我说,‘你自己去进球吧’。我错失了机会,但我觉得他相信我是那个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解决问题的人。所以我不认为这是因为C罗,而是因为我在某些时刻没有做到最好。”

“在国家队,我和他一起踢球,当我进球之时,他就在场上。让C罗踢10号位其实挺好的,因为球员们非常尊重C罗,这创造了更多德科空间,因为对手害怕他拿球和进球。”

“对手会想着去盯防他,对手会投入大量兵力去限制C罗。例如,当我在对阵北马其顿的比赛中攻入两球(在三月葡萄牙获得世界杯资格的附加赛中),一个是他的助攻,另一个也是他跑动的结果,这为我在他身后创造了进球空间。”

“本赛季我踢了四场英超比赛(包括对阵阿森纳的比赛),C罗都没有首发,我只进了一个球。所以这不是因为C罗的原因。这与把握机会的时机有关。这事情时好时坏。”

“很明显,和他一起踢球真的很棒,对于一个能提供助攻的人来说,只要你给他适合的球,他就能进球。”

上赛季,曼联在英超两场双红会,0-9输给了利物浦。滕哈赫是如何扭转这一局面的?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解释说:“他直奔主题,强调他的规则,他的要求,他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他会说,‘我想和大家一起踢球,搞大路!为了球队,顽强战斗。’在输给布伦特福德之后的训练课上,我能感觉到我们要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输给布伦特福德的第二天早上,统计数据显示的结果让滕哈赫大为震惊——对手在90分钟的时间里比曼联多跑13.8公里。他要求球员在卡灵顿训练基地跑同样的距离。同时他也加入了进来,向球员们展示,球队可以“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每个人自己承担责任是件好事,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做了正确的事情。这可能是球员或者主教练的工作,但通常是两者共同的工作。这对球队总是有好处的。纪律是滕哈赫想要的,也是我们必须遵守的。”

“球员不喜欢跑动,有时候主教练会做出一些你无法理解的选择,但你以后可能会明白其中的好处。”

滕哈赫也试图强化球队积极的一面。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他向球员展示了他们在季前赛和输掉的比赛中表现良好时刻的图片和视频。

“就个人而言,他多次给球员打电话,让他们给我们看片段,他会说,‘我希望你们做另一件事’。这是件好事,因为球员需要时间从他想要做的想法中获得最佳效果。”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说,假以时日,这样的动作会成为“自动化”的流程。不过他也认为,与利物浦的比赛仍是严峻的考验。

“我们知道球迷很害怕与利物浦的比赛。没有人想到利物浦会在老特拉福德球场输球。没有任何一个人这样想。只有我们自己认为能赢。”

“我们必须相信自己。没有人能帮助我们赢得那场比赛。这是关于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相互支持,彼此带来正能量,并以良好的方式去要求彼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Previous Post

    别克新威朗Pro配置曝光!10月上市 预计12万起售

  •  
    Next Post

    英超单场比赛:南安普顿扳平曼联错过了提高排名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