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

Home / yaboAPp / 助攻效率高达35%但为何直塞球正在被欧洲足坛“抛弃”?

助攻效率高达35%但为何直塞球正在被欧洲足坛“抛弃”?

从2018/2019赛季到2021/2022赛季,欧冠联赛中直塞球的传球数量下降的50%。欧洲五大联赛中,同期直塞球的传球数量也下降了30%。而在欧联杯中,该数据也下降了24%。The Athletic的足球战术作者之一Liam Tharme就分析了这一现象。

在分析这一变化的原因之前,我们首先要来定义一下“直塞球”这个术语。根据FBref数据的定义:直塞球是穿透对手防线的传球。

这是一个复杂的传球过程,因此直塞球的数量从来都不是特别多——实际上,欧洲顶级联赛中的直塞球数量,比进球总数还要少。

2020/2021赛季欧冠比赛中,只有8.3%的助攻来自于直塞球。在10种不同的运动战助攻方式中,直塞球助攻仅排在第五位(即便哈弗茨在决赛中为切尔西贡献的制胜进球,也来自于直塞球助攻)。通过下图,我们可以看到整个欧洲主流联赛中,直塞球的微妙下降趋势。最显著的下滑出现在2019年到2021年的欧冠联赛。

2018/2019赛季到2020/2021赛季,欧洲五大联赛场均直塞球数量的对比

2018/2019赛季到2020/2021赛季,欧冠联赛与欧联杯场均直塞球数量的对比

虽然送出一记漂亮的直塞球并不容易,但它总能创造高质量的得分机会,尤其是与其他助攻方式相比。美国足球分析公司((American Soccer Analysis)的一份报告中直接量化了直塞球的进球转化率,它达到了32%,是所有助攻类型中最高的(其次为“倒三角传递”,进球转化率为25%)。

原因之一是“清道夫门将”这一角色的兴起。门将的防守面积扩大,他们会通过解围来阻止对手完成直塞球,也会试着阻止对手进行直塞球。

VAR技术也可能对直塞球产生了影响。现在,任何想要送出直塞球,或者尝试接应直塞球的球员都需要完美的时机,这可能会使球员不愿意频繁地尝试直塞球,或者冒着越位的风险去接应队友的直塞球。

防守能力的提升,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具体来说,现在英超球队更喜欢通过边路来展开进攻,青睐于边后卫体系,而不是用直塞球撕开对手的防线。

OPTA在今年3月的一篇文章表明,阿森纳(46.3%)在前场中路创造的机会比例更高,从他们创造得分机会的分布图可以看出,他们更倾向于将球传到肋部区域,或者从中路利用较短的对角线传球来创造机会。这些传球看起来并不像是直塞球——这似乎也意味着足球战术的进化。

巴黎圣日耳曼和梅西——这确实会让人有些震惊。上赛季,巴黎圣日耳曼一共有84次直塞球,是欧洲五大联赛中完成直塞球最多的球队。而梅西则以24次直塞球,成为欧洲五大联赛中完成直塞球最多的球员。

下面这个案例中,梅西出现在自己最典型的右边锋位置上,他通过一个精准的对角线传球,将球送到了姆巴佩的脚下,这次直塞球顺利撕开了圣埃蒂安的防线。随后姆巴佩为球队扳平比分。

另一个例子是巴黎圣日耳曼客场对阵克莱蒙,梅西熟练地接住了内马尔的挑传……

直塞球也是哈里-凯恩和热刺反击的代名词。这名英格兰前锋的直塞球次数在英超排在第二位(19次)。

凯恩得球的瞬间,塞尔吉奥-雷吉隆开始跑动。随后英格兰攻击手直塞球找到了雷吉隆……

凯恩也曾直接直塞球助攻队友。比如热刺对阵莱斯特城的补时阶段,他就助攻贝尔温绝杀对手。

在热刺对阵曼城的比赛中,凯恩也展现出了自己直塞球的功力。曼城对热刺施加了很大的压力(除了埃德森,几乎每名曼城球员都在热刺半场)。为了反压,本-戴维斯一记对角线传球找到了凯恩。

凯恩在比赛中的直塞球,给人最深刻的影响就是他的能力。他可以在跑动中使用任意脚完成传球——送出一记精准的直塞球,凯恩似乎完全不需要停顿。

比赛中,孙兴慜很清楚库卢塞夫斯基的位置在哪里,并很好地送出一次直塞球,帮助球队1-0对手。

凯恩的大部分直塞球都是在运动战中,这样让他有机会撕开对手的防线。相较之下,布伦特福德的伊万-托尼(13次)的直塞球次数排在英超第五位,且他的大部分直塞球助攻都来自于一个固定套路。

让我们看看2021/2022赛季的首轮比赛——布伦特福德对阵阿森纳。阿森纳的高空球被弗兰克-奥涅卡争到,并头球传给了伊万-托尼。注意托尼和布莱恩-姆布莫在阿森纳后防线附近的位置。这样一来,一旦有进攻机会出现,他们就早早占据着有利的进攻位置。

布伦特福德主场对阵西汉姆联的比赛中,他们也曾送出一个直塞球。布伦特福德在禁区右侧掷界外球。再一次,姆布莫出现在对手防线附近,希望接应直塞球。

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托尼也有类似的操作,他得球后轻触,直接将球送到姆布莫的跑动路线上……

姆布莫很好地吸引了多名切尔西球员的防守目光,并将球回做给托尼。随即雅内尔特开始跑动。

不仅仅是前锋会采用这样的方式传球。阿诺德(20次)同样也是如此,他在2021/2022赛季英超直塞球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虽然他是一名右后卫,但其实他在场上的表现,并不只是一名右后卫那么简单。

对阵沃特福德的比赛中,阿诺德出现在右侧肋部区域——在此区域,他通常能展现出自己的传中威胁。但这一次,拉扯住对手防线的阿诺德,为萨拉赫创造了前攻的好机会,并一记直塞球穿透了对手的防线。

阿诺德还曾助攻若塔,帮助利物浦在联赛杯中击败阿森纳。他的这一次传球与对阵沃特福德之时的传球非常不同——他是高空传球。尽管对于右脚将来说,类似这样的传球确实有一定的难度,但他还是成功了。

阿诺德的这一次传球落点很好,并成功将拉姆斯代尔“勾引”出了自己的位置。若塔率先赶到,并吊射完成破门。

目前,全欧足坛直塞球传球次数的下滑或许会让人感到惊讶:南丹麦大学牵头进行的一项世界杯数据研究表明,1966年到2010年期间,平均每分钟的传球次数增加了35%。他们预测到2025年,平均每分钟的传球次数将超过16次,高于1966年的10.7次和2010年的14.7次。

此外,上赛季英超联赛在最后三区的反抢次数创造了近五年来的新高。目前高位逼抢在欧洲足坛变得非常普遍,越来越多的球队比以往更多使用高位逼抢的方式进行比赛。TA的分析也表明,2012年至2021年的英超联赛中,球队使用高位防守的比赛占比从8%提升到了18%。

其实,欧洲足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促进直塞球,以利用球队在自己半场腾出的空间。但足球就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随着球队和球员的适应,我们很可能会看到直塞球再次兴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Previous Post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倒计时100天

  •  
    Next Post

    英超最新积分榜:曼联狂吞4球2连败垫底曼城4球大胜登顶